新曹操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无自也 > 正文内容

沿途有多少风景只是幻觉

来源:新曹操传网   时间: 2019-09-23

  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窗台的时候,当手机的闹铃悠扬的响起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新的一天还是到来了!睁开双眼,透过朦胧,看了看书架上的日历,然后摆弄着手机阅读着不知什么时候收到的短信“,节”。我有些,呵呵。他这么了解我,又何必发这条信息呢?

  是啊,又是一年感恩节,或许大多数人会在这天多多少少总会有些感伤吧,斩程给我发这条短信其实就是在安慰他自己而已,我太了解他了!

  斩程是学校众学子中很不起眼的一份子,和我一样来自遥远的南方,南方的一座小城。其身上明显的带有南方人独特的和特点。南方的人,无论男人都像女人;北方的人,无论男人女人都像男人。斩程的个子偏低,在偌大的里他就是沧海一粟,更本不会引起别人的丝毫关注。正是如此,他一直过着他自认为而的校园!

  三年很长,但在人的一生来说,三年的确不值一提。斩程在学校过了三年,是他肆意挥霍的三年。而在这里又不得不说08年的那天,当时的斩程总是唠叨着说,日子总是过得特别的快,昨天还是兴奋的高生,如今就要背上行囊,那座熟悉的城市。昨天还是和嬉笑,转眼就要明日天涯。从小就呆在那个城市,如今却要离开.也许是要到离开的时候才会真正去体会它的。

  斩程似乎很恋家,记得刚到学校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给家里电话,有点像娘们。其实那时我还和他不是很熟悉,只知道斩程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生中的一员,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然后就像忽略所有人一样不小心把斩程也给忽略了,现在我还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呢!后来的后来,也不知道多久,斩程也逐渐走进了我的世界,他也说过,我也走进了他的世界,或许,无言的兄弟,也就是从那时开始……

  其实大学的生活有丰富多彩也有平淡无光,可以过得漫无目的,也可以过得充实精彩。这一点在斩程身上就能很好的体现了,很多时候我都很羡慕他,甚至有些嫉妒。

  记得大一的时候,斩程说过,他渴望一种,一种升华他思想的感觉。我问是什么,他说不知道,我又问那怎样才能等到,他说感觉到了就到了。我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原来斩程也是一个意识流的人,后来他说他一直在,等待一种新的感觉,那种舒适感他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所以我也没敢多问,因为该知道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我。

  斩程本不是一个感叹的人,可是生活不得不让他去,在斩程二十岁的时候,他对我说,他曾经朝思暮想的大学生活在二十岁的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天空褪去迷人的色彩渐渐露出些斑驳,一种与陌生感觉在他的心底潜滋暗长着,就像枯藤一样纠缠着他那颗失落且的心,蔓延着吞噬着他对未来的憧憬。

  后来我终于明白,斩程的感慨是源于他的生活,我比不上他,斩程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是可以拿来炫耀的,可是他却没这么做,至少在我面前没这么做。斩程是一个不爱说话人,即使在我面前也一样,他说语言是人与人之间最低级的沟通方式,我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所以我在他面前也很少说话,我也学着他那样意识流,用感觉去感悟。起先觉得很不适应,就连斩程也觉得我太刻意,连看我的都充斥着小小的无奈,呵呵。

  很少能看到斩程肆意嬉笑的样子,很少能看到斩程毫无保留的欢乐的样子,很多时候我有一种,一种向他询问的冲动,我想问他为什么表现出一副沉着的姿态,就像二十岁的年龄做三十岁的事那样,根本就不符合现在的年龄。可这种冲动就在那天给消磨掉了……

  那天的日期我记得很清楚,是09年的2月26日,下雪了,是我到西安的第一场雪,也是人生的第一场雪。对同样来自南方的斩程来说也一样。那天的雪落,像蝴蝶般飞舞着,带来了那个季节特有的风景,迈着轻盈的舞步,踏着舒缓的节奏,披着素洁的纱衣……就是冬天的精灵。记得那天我和好友在雪地上嬉戏打闹,远远的,我看到了斩程,他和所爱的人在惬意的奔跑着,雪地里一串串长长的脚印就是他们欢乐的足迹。没有过多的停留,斩程和所爱的人消失在我的视野中,至此,我才明白,斩程苦苦寻找的感觉原来就是这个,我又明白,原来我也和斩程是同一类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想关注斩程这个人,等到深入了解后才猛地发现,我和他差别并不大。

  斩程很喜欢一个人散步,特别在漆黑的夜,我问他是不是又在寻找感觉,斩程说他喜欢抬起头看月亮和繁华的星辰,可是天空中依旧像以前一样,没有看见星星的影子。

  在我的认为中,斩程是一个家理性双重性格的人,生活中细小的事都能引发他无限的感悟。

  夏天,斩程会在想天空什么时候变得不再灼热,一如斩程不想被太阳的光线所掩盖。蝉的鸣叫也在早晨的时候奏响,就像是一个悠扬而婉转的曲子,谱写与传达到了这个宁静的世界的每个角落。手表上的秒针在一秒一秒地转动。斩程在想什么时候时光如果能停驻在此刻,那么他便不再想让时光再次光转起来。然后就停留在某年某月某日的那一刻。

颠痫病好治吗>  记得在书中看见,如果是你,你会想当一个绚烂的人还是的人?这样的问题,让我在中间游走着。要是我,我想我会选择当一个绚烂的人。因为绚烂无论如何有多少种程度或者限制,但是毕竟你的人生为此而开过花,为此而赢得别人的掌声。

  斩程说想做一个平凡的人。

  我想可能是我还没有领悟到斩程的思想,所以才回有这样的想法。当斩程感受了长期的平凡,那么斩程的生活便成了死水那样没有一丝波澜,那么斩程便想着一瞬间的灿烂,想轰轰烈烈的过完这个大学生活。斩程说人的一生似乎就是一个轮回,然后回到了起点,就像老人又变成了“老顽童”。

  斩程还喜欢一个人在西安这座偌大而富有古韵的城市里面闲逛,他说他喜欢看着身旁的一幢高高的楼房。数着楼房到底有多高,又有多宽。我在想可能只有像斩程这样才叫真正的无奈与吧。看着路边的行人,斩程说他不想看见路人那种颓废的背影,很落寞的感觉。在光照下,显得特别的刺眼。他还说突然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因为想在在西安,真的很难。我又不得不说他自找没趣,城市里压抑的环境,让人喘不过气的空气,有什么好吸引他眼球的。可是他却一直在着快乐,一个人的快乐!

  有时候就能感觉到斩程只是一个喜欢等待的人,他一直用等待的姿势生活,用等待的姿态站在街道前看往来的车辆、嘈杂的人群、零乱的脚步.。斩程曾说过他有那么一个人忽然出现,然后他就不顾一切的拉着她的手不会回头的一直向前走。我感觉到可笑,就算出现,也是幻觉吧,太美好太的东西忽然在等待里出现会让人觉得不真实。

  我记得我问过斩程一个问题,见到美好的事物的时候会有怎样的感觉?斩程却只回答一个字:疼。的确,相同的触感令人欣慰.所以他常,他觉得那么美好他承担不起,最后不断的演变成记忆,让他以为只是场华丽的幻觉。

  所以说很长一段我都不敢刻意和斩程接触,我不想看到他那张深沉的脸,显得格外。为此他还特意找我谈过,斩程说并不是我一个人不喜欢他的表情,他身边的那些好友也如此,甚至因他表现出的神情而远离他,斩程还解释说那不是忧郁,也不是感伤,他喜欢安静。我觉得有时候斩程也是一个很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不得不去估计身边好友的。他说他真的很想给自己在意的人一个的面容,可是很多时候却做不到。我责骂他没事别想太多,他却笑而不语。

  他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是我却看到他常常一个人。食堂里武汉癫痫病有效医院,他一个人吃饭,还时不时东张西望。校园中,他一个人散步,而且还走走停停。图书馆,他一个人看书,目光却略显呆滞。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要一个人行走,斩程说找不到并肩而行的同伴,不是,不是恋人。

  这让我有点像二丈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经过斩程的头脑后就变得复杂起来。难道思想的升华就一定要一个人产生莫名的思绪么?我很难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就像斩程自我的评价那样,他一个只懂得用思想计划将来的人,我佩服他的沉着和他那比常人更加深入的思想。可是他却对自己的思想无所行动,不明白斩程到底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带不走空间,在心中沉淀。无论是多少欢笑与,对于斩程来说就是一种不可磨灭的情感。我很欣赏斩程,他喜欢记录生活,喜欢去感受生活。别人都说旁观者清,可斩程却以一个当局者的身份在自己的世界里寻觅生活的乐趣。不知什么时候斩程曾对我说过,他很希望身边能出现一个挚爱的人。我问是的那种么,他摇摇头说不清楚。

  于是我终于知道斩程原来也和正常人一样心田也可以种下爱情的种子,虽然这是我肤浅的理解。于是我常常关注他的不是的情感。观察的现象终于证实我这肤浅的理解是正确的,而斩程所谓的不清楚是他自我的掩饰。

  然后的一小段日子里,斩程很主动的找我谈论关于爱情的话题。再然后我就会装得像过来人一样津津乐道给他述说解释,当时的斩程简直就是一个听话的小屁孩。

  都说爱情我们不懂,懂时已深陷其中。果然说的一点都不假,对于斩程这个爱情的初学者来说,他必定要经受着一种的折磨。是的,他爱上了一个不懂得欣赏爱情的人,于是这段爱情的道路就显得非常坎坷,两个不懂得怎样去爱的人行走更是蹒跚。于是我问他,你喜欢她哪里。

  他说他喜欢静静坐在她的后面,注视着她爱动的身躯,随手抓起一支笔给她素描;他喜欢看她吃饭时狼吞虎咽的样;他喜欢看她意犹未尽的吮吸着冰激凌木棒的傻样;他喜欢看她在课上那专注的眼神;他喜欢看她心里害怕却表面的;他喜欢听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他喜欢和她走在一起的舒适之感!

  当时我听了有点头晕,这是斩程说出来的话吗?很不像他的性格,于是我有弱弱的问他,现在你又一个人了,还还念什么。

  他想了好久说,怀念他两多次逃课溜出学校吃东西;怀念她每一本书中都带有香味的笔记;怀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念她对他说的每一句动听的话语;怀念我两牵手校园漫步夕阳的日子;怀念他们分离时她脸上的那珠泪滴。

  于是我都不得不在责怪自己,当初鼓励斩程是否错的离谱,再于是我想方设法的给斩程转移话题。后来当斩程再次的时候,我已经明白其实是我过于的担心而已,斩程是一个思想高于行动的人,他有自己的思维方式,我只能远远的注视,而不可以真正的涉足。

  日子就像很多人所预料的一样平平常常的过去,不是波澜不惊,也没有惊涛骇浪。生活的情调就在举止谈吐之间感悟,没有多少神秘可言。

  今年西安的天变化无常,就像带着情绪的姑娘一样。斩程一如既往地想着怎样去追寻天边的太阳,这个季节的他似乎只想得到属于自己的。斩程告诉我说他不知道自己选择的是否正确,但是现在不得不这样选择,他在行走时不敢回过头去,害怕看到自己那零碎的脚印,更不抬着头仰望,畏惧那通往的阶梯……

  就这样,三年,斩程一直走在西安这个大大的城市里!一直在欣赏着三年来前行路上的风景。其实在我看来斩程一直在微笑,在的克制这情绪,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斩程愤恨的!在我看来他没有那些人的伟大!他们的伟大是众人的伟大,而往往这种众人的伟大就给人一种仰望的姿态去膜拜!然后呢?在把众人给!又或许,在斩程这小小的梦里,他的伟大只属于自己,只能把自己感动!

  斩程说过他一直一句话,也一直在努力的去验证这句话:只有低下头,才能抬起头!是的,斩程一直在低着头前行,我认为,或许,当斩程走到这条路的时,他便就能瞬间抬起头,当然众人也会跟着斩程抬起头,斩程抬头是望天,望着属于他的天,众人抬头是望他,望着他们膜拜的他!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关注斩程,他说我和他很像,我说他和我很像。他说过我就是他的影子,我也说过他就是我的影子。关注他也是在用另一种视角来了解自己。

  不管是我或者还是斩程,还是那些和我们一样的人,都渴望着在前进的道路上能坚实的迈进。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在意沿途的风景,所以自然会乐不思蜀地去对那些没有意义的东西高谈轮廓一番。于是那些或喜或忧的感情就毫不保留的充斥着我们脑海中仅存的一点点单纯的思想,而我们还在盲目的寻觅风景中更美的鲜花,方不知上天已经开始对世人的嘲笑。

  他说,路上的风景你们能拿走多少。

  ――兰耀恒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ofss.com  新曹操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