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曹操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遇丈人 > 正文内容

合情合理_故事

来源:新曹操传网   时间: 2020-10-16

  刘老乐认识赵新芳缘起于那次问路。当时刘老乐绝对不认识赵新芳,赵新芳自然也不认识刘老乐。大街上人群熙攘,赵新芳为什么独独要向刘老乐问路呢?当时和以后好长时间连刘老乐也说不清。但赵新芳确实向刘老乐问路了。她拦住刘老乐的路,喊了一声大哥,轻声地问,到火车站咋个走?当时刘老乐没有注意赵新芳脸上红没红,他急着到医院里去看病,连赵新芳长的是什么样儿,也没有看清,只是听到那问话很温柔很甜美,这让刘老乐感到很受用,所以在回答她问话时也就格外认真和细致。他指了指前边的路说,往前走十几米,再向东拐,有一条小街通到淮海路,然后沿淮海路一直向前走,便可到火车站了。赵新芳听了,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便走了。刘老乐来到医院大门口,在排队挂号时,忽然感到可笑,一个年轻女子,看样子也是个有文化的人,怎么竟不知道去火车站往哪走呢?刘老乐这么一想,便猜测她一定是个外地人,第一次到这座城市来。有了这个判断,刘老乐不由抬起头来向前面看了看,咦,那女子到了路尽头,怎么没朝东拐,反而向西走了呢?这么走去,不是离火车站越来越远了吗?她走错了路,误了车,岂不要骂我是个坏人故意给她指错路吗?刘老乐是个大好人,他长得胖胖的,脸庞圆圆的,一笑起来,那模样像个弥勒佛似的,一副慈善心肠全挂在脸上。刘老乐不能让人背后骂他是坏人,所以他急忙向那女子追了过去,而且连声喊着,不要往那拐,不要往那拐!逗惹得街上的行人直用惊愕的目光把他看,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刘老光终于追上了赵新芳,说,我叫你向东拐,你怎么向西拐呀?那赵新芳又是脸上一红说,我转向了,东西南北也分不清!原来如此,刘老乐只得把她领到那个路口,又向前走过一条小街,直到走上宽阔的淮海路,这才放心地说,你照直走吧,不用拐弯儿,路的尽头就是火车站。赵新芳向刘老乐点了点头,而这点头的力度比较大,像弯腰鞠躬的样子,然后感激地说,谢谢,大哥!这声“大哥”喊得刘老乐心里热热的,不由认真地打量了赵新芳一眼。呀,好漂亮的女子!特别是转过身去他看到的那身段,真是美极了。

  一般人只注意观赏女人的脸蛋,其实呀,女人最美的是身段!你看这女子,那身子走起来像风摆柳似的。刘老乐不由得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反正她不知道我在看她,不会说我有什么邪念。可事情偏偏巧得很,就在刘老乐从背后看她时,赵新芳偏偏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他那热烈的目光,于是她又感激地向刘老乐笑了笑。这个笑,笑得很粲然,包含很多情感,及至刘老乐在挂号室前排队,还在回忆着这个粲然一笑,竟然忘记了他已排到窗前。挂号员冲他喊了一声,看哪科?他一时竟没有回答出来。

  刘老乐被医生扒光下衣,赤裸着身子,检查了一番,然后就是排队划价,排队交钱,排队取药。中国排长队购物的现象早已成为历史,想不到在这医院里还能看到当年具有中国特色的排队现象。这种繁琐的排队和等待,把刘老乐的情绪弄得很糟糕,所以,当他从医院出来,留在他脑海里的那个粲然一笑被打扫得一干二净,竟没留下一丝儿痕迹。然而,当他看过医生,要返回家乡,匆匆来到火车站时,想不到赵新芳竟端端正正地坐在迎门的那条连椅上。刘老乐不由问了一句,你怎么还没走?她低下头去,半天没吭声。刘老乐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又问了一句,你买票没有?这时她才抬起头来,冲刘老乐说,孬孙,把我的钱偷走了!这一声骂,把刘老乐吓了一跳,直到听完,才知道她是骂小偷的。刘老乐问,在哪里丢的?她说,不知道。刘老乐又问,你上哪去?她又说,不知道。这让刘老乐起了疑心,这人是不是神经有点儿毛病?刘老乐迟疑一下,便离开她去买票。大概是赵新芳从刘老乐脸上看出了他一副慈善心肠,当刘老乐把钱递到售票口时,她凑到刘老乐身旁说,大哥,给我买张票吧?要不然我就回不了家了。

  自从电脑售票以来,售票口再不像过去那样拥挤了,因而刘老乐便有条件站在那售票口同赵新芳交谈一番。他问她,上哪去?她说了个站名S县,这个县同刘老乐所在的F市仅仅相距二十公里,整个票价也仅仅十几元而已。刘老乐给她买了一张车票。有这张车票相维系,二人自然是形影相随了。

  刘老乐是同赵新芳一块儿在S站下车的,他为什么要在S站下车呢?刘老乐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一步之差会给他惹来什么麻烦。赵新芳在车上告诉他,S县不是她的家,她是跟丈夫生气才跑出来的,刚跑出来一天就自动回家,那不显得自己没有志气,自动向丈夫投降了吗?日后不是更要受丈夫的气吗?所以她要难一难丈夫,让他天南海北找个遍,最后向她磕头下跪,发誓永不欺负她,她才回家。刘老乐觉得这样做法有道理,如今是什么时代了,还压迫妇女?女子要自立要自强,要给男人一点颜色看看,也不是不行的。刘老乐问,你到S县去找谁?她说,找我姥姥。

  他问,你姥姥住在哪里?她说在什么什么街。刘老乐对S县是很熟悉的,他说那是一条商业街,街两旁都是个体户。她说对了,我姥姥就是卖服装的。现在年纪大了,由舅舅经营那个小门面,生意还挺红火的。刘老乐说,你是哪一年去你姥姥家的?现在生意难做,那条街已不像前几年那样红火了。她说,我是八几年去我姥姥家的,十几年没去过了。刘老乐为她担起忧来,现在天都黑了,那条小街曲里拐弯的,大白天都不好走,你一个外乡女子,十几年没来过,能好找吗?赵新芳脸上立马堆满悲苦。她说,那咋办呢?这里就我姥姥一家亲戚,找不到,我去哪里呀?刘老乐几乎没作任何思考就答应她说,我跟你一块下车,帮你去找,我对那里很熟的。这让赵新芳很感动,看来今天我遇到了好心人!应该说刘老乐当时作出这决定也不是什么英雄壮举。从S县到F市仅仅有二十公里,现在才八点多钟,我帮她找到姥姥家,再搭汽车回家,顶多耽误一个小时。#p#分页标题#中国癫痫病医院排名e#

  所以他便跟赵新芳一块下了车,来到了那个小商业街。刘老乐没有想到这条街已在两个月前消失了。因为这是一块黄金宝地,县里要把低矮破旧的老房子扒了,要把狭窄弯曲的街道拓宽取直,然后盖一个漂亮的商业城。这么一来,当年赵新芳姥姥家居住的小门面房便不存在了,而且左邻右舍也搬走了,连打听一下她姥姥家的下落也无处询问了。刘老乐又问了问附近街道的居民,有的说拆迁户都搬到什么什么小区去了,有的则说拆迁户大都自己盖有新房,往小区搬的没有几家。这么一来,刘新芳要投奔的姥姥就难以在这天晚上找到的了。一听说姥姥找不到,赵新芳眼里就流出泪水来了。她身处异乡,又身无分文,一个弱女子,可怎么办啊?赵新芳一哭,刘老乐就知道她为什么要哭,知道此刻她面临的难处了。他安慰说,别急,别急,这么个蛋籽儿大的小城,还不好找吗?他说了这句粗话立马后悔了。这显得自己多粗俗多没有水平?应该用个文明的词儿“弹丸小城”才合适!刘老乐和赵新芳告别了那个已经不存在的小街,双方都感到有点儿饿了。刘老乐自作主张地在街边一个小饭馆坐下,点了几样小菜,还要了两瓶啤酒。赵新芳说,我不喝酒,我不喝酒!刘老乐还是跟她斟上一杯,说,喝吧,啤酒是液体面包,又解渴又挡饿。赵新芳真的喝了。她不是接受了刘老乐的劝告而喝的,是她太渴了,一整天都没有沾水米。刘老乐在心里想,女人就会假斯文,说不渴不渴,这不是喝了吗?她喝酒的动作很优美,端起酒杯,轻轻啜一口,那小拇指儿翘起来,像一只飞起的蝴蝶。那嘴唇儿微微隆起,像一只挂在酒杯边沿的红樱桃。小饭馆里的灯光昏暗,那微微发红的灯光像给她脸上涂了一层油彩,使她显得光彩照人,颇有几分姿色。刚才来小饭馆时,刘老乐想领她一块回F市,休息一晚,明天再来这小城寻找她姥姥。可现在他发现她竟如此年轻漂亮,他这念头一下被打消了。是啊,半夜里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回家,妻子会怎么样看待他?邻居们又会怎样猜测他?凭他平时的老实和憨厚,人们最终会相信他,可这样要费多少口舌啊!刘老乐没有回F市,他和赵新芳来到了候车室。现在虽然是十一月份了,可今年天气反常得很,气温仍在二十几度,不冷不热的,在候车室坐一夜也算不了什么。

  然而,刚坐下半个小时,刘老乐就打起瞌睡来。他天不明就爬起来去赶火车,一整天没失闲,已经很累了。无论他如何强打精神,也赶不走瞌睡虫儿。他看看表,才十点来钟,现在天亮得晚,这八九个小时怎么熬啊!他患有高血压病,医生一再嘱咐他不要熬夜。要是把血压弄上去,这可是大事啊!这么一想,刘老乐决定去住旅社。不就是十几块钱嘛?现在不是前些年,十几块钱算个啥呀?这次他又没有征求赵新芳的意见,就站起身说,走!找个旅社住去。

  赵新芳跟在刘老乐身后,相距有两米远。那小旅社的女老板一看他身后跟着个年轻女人,而且有点儿羞羞答答的,便猜想这是一对婚外恋者,是来打野食的。她笑脸相迎,连身份证也没看,就开了个单间。刘老乐说,俺不是两口子!女老板笑笑,又开了一间。女老板很有经验,这样年龄的婚外恋者都是偷偷摸摸的,不像年轻人那样胆大,甚至敢在登记表上填上“情人”。这些中年人狡猾狡猾的。他们分别住在两个房间,半夜才跑到一起的,就是派出所来查,也找不到他们的麻烦。女老板给他们开了两个门挨门的房间,然后便回到服务室里,把灯拉灭,但那目光一直盯着对面那两个房间,等待一出好戏将要开演。

  刘老乐一躺到床上就鼾声如雷。赵新芳却半天没有睡着。自从她离家出走,就一直睡不着。第一天晚上,她在公园里一坐坐了半夜,有个野男人好像盯着她,在她身边转了一圈又一圈。她害怕了,跑到大街上,坐在一个商店门口。这时又过来两个人,问她是干啥的?为什么半夜不归?她吞吞吐吐,半天没有说清,于是那人便说她是野鸡!要送她到派出所。她看出那两人没穿警服,那脸上的表情也不是个正经人。所以,当她被拉到一条偏僻的小街时,她趁其不备,突然跑了开来。她没想到自己竟跑这么快,拐过一个街口,那两个坏家伙就被她甩在了后面没了影儿。

  后来她跑到城边一家小旅社,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大房间里,那些人都是来城里打工跑生意或者干别的事的,一个个粗胳膊粗腿,也分不清他们是男人还是女人。她刚躺下不久,便感到一只大手悄悄伸向她的腰际。她吓得不行,把那手推开了,可停了一会,又伸了过来。其实那是个女人的手,夜里做梦好打梦锤。但她不知道。她吓得一夜没敢睡。她实在没地方可去,只得硬着头皮呆在这里。天还没明,那些人便起来忙活自己的事去了,恁大个房间就剩她一个人。她也是太累了,就放心地睡了。可突然一个重重的物体压在她身上,压得她喘不出气。当她意识到这物体是什么时,便惊叫一声跑了出来。这惊吓使她变成一只惊弓之鸟,当她听到什么响动,便会突然惊醒,吓得心儿咚咚跳。

  且说那个女老板在对面房间里等了半天不见动静,便猜想这两个野鸳鸯可能是太累了,把那好事忘了。要是等到天明,那不就完了?于是她悄悄走过去,敲了敲他俩个人的门。这敲门对刘老乐来说等于零,他根本没有听到,但对赵新芳来说,又好像昨天那样,吓了一身冷汗。她爬起来去看刘老乐,那房间里传来如雷般的鼾声,她便求救似的敲了敲刘老乐的房门,大哥,大哥!喊了几声,刘老乐终于醒了,问,啥事?她说,我害怕!刘老乐以为出了啥事,忙打开门,四下看看,也没有什么。赵新芳好像获得了救星和靠山,一下躲进了他的房间。#p#分页标题#e#

  刘老光被吓了一跳,这、这、这,你这是干啥?赵新芳一下扑在他肩膀上,浑身直抖,我、我、我害怕!刘老乐心里忽然明白过来,这是女人善耍的小伎俩。我一路帮助了她,明天要分开了,她是想感激我哩。女人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不就是这吗?刘老乐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打了几个闪,响了几儿童癫痫的佳治疗时间声雷,然而,电闪雷鸣过后,他心头好像掠过一阵风,很快便云消雾散了。刘老乐把她扶到床上,说,别害怕,我在这里看着你,你好好睡吧!刘老乐搬了个椅子,坐在门旁,点了一支烟,慢慢吸着。他不能接受这报答。那样就显得自己太卑鄙了。他把房间的电灯拉着,把房门打开,找了一张过期的报纸看起来。他平时在机关里也是这样,有女同志到他办公室里,他总是把门打开,这样就不会引起误会了。有的人就因为不细心,女同志到他自己办公室里,门仍关得紧紧的,别人一起疑心,你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现在,刘老乐就把门打开,他以为别人再不会怀疑他了。其实他全想错了。那个女老板一见赵新芳进了他的屋,心里就乐了。但她不能马上采取行动她得等两人进入角色之后才能抓个准儿。她已设计好了,一进屋先把二人的裤子抢到手,这样他们就是想抵赖也抵赖不成。可她还没等多大会儿,那电灯突然亮了。女老板后悔自己动手晚了。看来这是一对老干家,速战速决,没有用两分钟,就把事办完了,创造了我这小店开张以来的最新记录。但是女老板不能放过这次发财的机会。她笑眯眯地走到刘老乐面前说,完了?刘老乐不知这完了是啥意思,只是糊里糊涂地随着女老板说了一句,完了。女老板又说,好快!刘老乐仍跟着说了一句,快,快天明了!女老板问,是私了还是公了?你说吧!刘老乐这才认真想了一想,觉得这话有点儿不对劲儿,便追问,啥私了公了的?我已经把住宿费全交给你了。女老板倒还沉着,她说,别跟我装糊涂!不是夫妻为啥住到一个屋子里?你们干的啥事,还用多费口舌吗?刘老乐这才知道女老板是干什么来了。他说,你没看清吗?我一直坐在这里,连床也没上啊!女老板烦了,好吧,你不愿私了,那就到派出所去吧!刘老乐身子正不怕影子歪,他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说,随你的便!女老板真的去打电话了,电话一响,刘老乐忽然意识到问题不那么简单。半夜里一男一女跑到一个屋子里,仅凭这事实,不就可以定你个通奸或嫖娼之罪吗?这事张扬开来,我刘老乐一世的好名声岂不毁于一旦吗?况且,还有这女子,要是叫她男人知道了,好好一个家庭岂不毁了?刘老乐权衡利弊之后,终于向那女老板表示出一个和解的笑。他按断了女老板已经接通的电话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说咋个私了吧?女老板作出个公事公办的样子说,不行,我得叫派出所来人解决。

  刘老乐说,派出所来了,对你有啥好处?咱还是内部解决吧!女老板说,你早说这话不就没事了!她伸出五个手指,给这个数?刘老乐问,五十?女老板眼一瞪,别装糊涂,五百!刘老乐掏了半天也掏不出五百块钱,他说,我实在冤枉,我是个好人啊!我图个破财消灾,身上就这二百块钱,你要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咱一块去派出所,到时候我就说你敲诈勒索!女老板接过钱来,说,好好好,便宜你了!要是到了派出所,三千五千也不一定到头!二人正说着,赵新芳也醒了。她问,啥事?啥事?刘老乐说,没事!住一夜,房费要了二百五,快赶上三星级宾馆了!快起来,走!赵新芳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今夜睡得真香!女老板冷冷地一笑,来我这里的,都睡得很香。头回生,二回熟,以后再来啊!刘老乐白了女老板一眼,心里说,这辈子你别想再敲我的竹杠!天明了,经过一番查问,终于找到了赵新芳的姥姥。姥姥一见赵新芳,便抱怨说,傻闺女,你跑哪去了?叫李辉好找!她丈夫李辉也从那座二层小楼里走出来,他个子矮矮的,瘦瘦的,跟刁小三差不多。刘老乐看了,觉得赵新芳屈嫁给这样的男人太亏了。刘老乐已圆满完成任务,再呆在这里已没有必要。所以,当赵新芳趴在姥姥怀里诉说自己的委屈时,刘老乐便放开大步走了。他认为,一个人只有默默奉献,不求名声,不图回报,才是高尚的!所以,他回到家,对谁也没说。但他又觉得自己办了好事,引不起社会上的任何反响,也就不能对社会起到一种净化作用。

  所以,他又盼赵新芳回到家,能把他的无私帮助透露到新闻单位,记者来个顺藤摸瓜,才找出他这个无名英雄!他面对记者的采访,却谦虚地说,这是应该的,这是应该的!努力表现出一种高尚的思想境界来!半月之后,果然有人找他谈话,但不是记者,而是本单位的领导。领导板着脸问刘老乐,那次去看病,路上你都干了些啥?刘老乐得意洋洋地说,那是应该的!领导一拍桌子,训斥他说,胡闹,那事能是你乐意干就能干的吗?刘老乐一下被弄糊涂了。

  原来刘老乐被赵新芳的丈夫李辉告了。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李辉恩将仇报,这是赵新芳直接造成的。那天她到了姥姥家,正巧碰见丈夫李辉来这里找她。她出走三天,李辉可没少忙乎。他先是到附近亲戚朋友家去找,找了一天也没找到个鬼影儿,于是他又在有线电视台作了滚动式字幕广告,弄得全城都知道赵新芳丢了。滚动广告滚动了两天,也没把赵新芳滚动回来,这时李辉真有点儿着急了。他知道赵新芳是个死心眼,这次他打了她一巴掌,她一气这下会不会寻短见?现在的女人就是怪,动不动就会喝药,跳井,给丈夫点颜色看看。他急忙派人到附近机井里河沟里去打捞,捞了几处没有任何成果,这时他忽然想到赵新芳的姥姥住在S县,她会不会跑到那里去呢?李辉匆匆赶到姥姥家,不料竟在这里碰见她和另一个男人来找她姥姥了。刘老乐没说一句话就匆匆走了,这让李辉起了疑心。既然帮助了别人,那就应该到家里坐一坐,领受一番感激和谢意,可他怎么像心怀鬼胎似的,落荒而逃呢?回到家里,李辉便盘问赵新芳这几天都到了哪些地方,遇到什么人?问话中带有关切,带有担忧,这让赵新芳很感动。赵新芳跟李辉结婚十来年,只因为没有生孩子,两个人总不像别的夫妻那样亲密,李辉爱打麻将,常常半夜不回家,就是回到家,也是倒头便睡,十天半月也不跟她亲热亲热。这让赵新芳很感到孤独和寂寞,有时想,我对他来说好像是可有可无似的!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是不是有外遇了?为了试探一下她在他心中的位置,她才下决心出走。陕西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现在赵新芳听了李辉的讲述,心里很受感动。这说明他是爱我的,是离不开我的!赵新芳后悔自己不该这样对待李辉。她向李辉承认错误,并表示今后再不做这傻事了。但李辉对这话不感兴趣,他再追问,这几天你到哪去了?遇到哪些人?赵新芳听了,忽然明白了,他是担心我在外面受了委屈。这种担心也是一种爱的表现啊!赵新芳更加感动了。她应该宽宽他的心,说她没有遇到啥危险,也没有经历啥曲折,她遇到了一个好人。要不是遇到个好人帮助她,不知道自己会落到啥地步呢?李辉问,谁给你买的车票?谁送你去找你姥姥的?赵新芳便用敬佩和感激的心情讲了刘老乐如何帮她买票,夜里如何陪她到S县城去商业街找姥姥。她越说越高兴,把刘老乐劝她喝酒的事也说得兴致勃勃。她说可能是我太渴了,一大杯竟让我喝完了。她还对李辉说,我平时总说你爱喝马尿,想不到这次我也喝马尿了,想不到这马尿还挺好喝。说到这里,赵新芳嘻嘻地笑了。李辉又不动声色地问,喝了酒,你们又干啥去了?赵新芳说他们找了一家小旅社住下了。她住一间,那男人住在她隔壁。半夜听到敲门声,她一下子吓醒了,再也不敢睡了。李辉问,是谁敲你的门?赵新芳说,我也不知道呀。我起来看看,那个男人在隔壁睡得正香,她就……说到这里赵新芳觉得不能再多说了。她看出李辉的脸色不一样了。她越不说,李辉的疑心越大。赵新芳被问急了,她说,你要是不信,你去问问那个旅社的女老板!赵新芳不知道那个女老板敲诈刘老乐的事,她一觉睡到大天明,以为自己光明正大,女老板会证明自己的清白的。她告诉李辉那旅社就在车站下沿,门朝东,门外有个小书亭,叫什么旅社没记清。然而,当李辉从那个小旅社私访回来,却重重地打了她一个耳光,还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你这个坏货,竟跑出去勾引野男人!赵新芳被打懵了,半天才愣过神来,原来丈夫压根儿就不信任她!李辉决定整治一下那个野男人。他写了一封信,说刘老乐诱骗奸污妇女,寄到了F市纪检会。纪检科长看了那检举信,向纪检书记汇报说,老刘平时表现还是不错的,有一年还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他会干这事吗?纪检书记说,现在的情况复杂,有不少好同志经不住市场经济的考验,行贿受贿,贪污腐化,这类事可多了。#p#分页标题#e#

  你先查一查再说吧!纪检科长办事认真负责,他亲自出马,到那个小旅社去查证落实情况。那女老板为了显示自己治安工作抓得好,便加油添醋地描述了一番,说他们两个狗男女刚扎进那间小屋子里,叫她一下抓了个准儿!纪检科长找刘老乐谈话,刘老乐不卑不亢,详细地叙述了他同赵新芳相见相识和相助的情况。他认为这一切都很自然很合乎情理,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然而,纪检科长却说,他这种助人为乐的精神自然可敬,但却难以叫人置信。比如,你给人家指路,说清楚了不就得了?为啥又撵人家到路口?这种热情恐怕就有点超乎寻常了吧?再者,你到车站帮人家买票,这也是可敬的,为什么深更半夜的还要下车帮她找姥姥?这过分的热情里面是不是别有企图呢?好好好,这些都不说,既然没有找到她姥姥,你离家这么近,回家不得了?怎么又跑到小旅社里去了?你说啥?你怕把她带回家会引起妻子和邻居的疑心?嗨,自己堂堂正正,有什么顾虑的?这里面恐怕是有点儿做贼心虚吧?说到这里,纪检科长一拍桌子站起来,质问刘老乐,你说说,那女的到底为啥跑到了你屋子里?你拉开灯打开门能说明什么问题?一对不相识的男女跑到一个屋里去到底是办啥事?三岁小孩子也会明白的,你还不承认?刘老乐面对纪检科长连珠炮似的追问,他回答不出来,也无法反驳。他说,你说的都对,你的分析也是合乎逻辑的,可就是不符合事实。我当时啥也没想,只觉得一个年轻漂亮女子,深更半夜的,走在街上,怪叫人不放心的。纪检科长发现自己遇到一个老手,他只得把最后一个撒手锏撂出来说,你要是真的没问题,你为啥交给那女老板二百块钱?为什么不敢去派出所?公安机关是讲理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去公安机关,却心甘情愿忍受那女老板的敲诈勒索?这说明你的把柄叫人家抓住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墙上的字你总认得吧?刘老乐觉得问题严重了。他一急,便不顾及别的了,只好把他的老底向纪检科长交出来说,我、我、我那东西不中用了!不信你问问我老婆!我连老婆都照顾不好,哪有闲心去拈花惹草?刘老乐这话说得软绵绵的,羞答答的,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袒露自己的秘密。纪检科长听了,一时也没有了主意,最后他只得派个女纪检去找刘老乐的老婆落实情况。他老婆一听那女纪检的话便笑了,她说,俺老刘是啥人我最清楚,你就是白给他个女人他也是白守着。自从生了老二,受处分罚了款,整天担惊受怕的,老怕再怀孕,时间长了,才发现他不中了。俺几年都没那事了,他还能有那个闲心吗?女纪检说,你不要太老实,女同志在这事上最容易受男人的骗。你没听有句民谣吗?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是他真的不用?实际上呀,他们在外边出大力流大汗,没能力顾家了。刘老乐的老婆仍不信,他说,俺老刘不是那种人!那女纪检说,你老刘是啥人?把人家一个外地女人骗到S县,住在一个小旅社,都叫人家老板抓住了,你还不相信呀?女纪检这么一说,一向信任他的妻子也转而怀疑他了。是啊,他治了这么多天的病,吃了那么多药,他能还是两年前的他吗?他一次一次跑外地看病,原来是在外边挂上野女人了!刘老乐的女人可不是好惹的,她这么一想,顿时火冒三丈!是我掏钱叫你看病,你看好了病,不报答我,却去找别的女人,我这片好心不是白费了?她一口气跑到纪检会,见了刘老乐上前就是两耳光,又哭又闹地说,你个不要脸的,你哄我这么多天,今天才现出你的原形来了!这一耳光打得刘老乐再也乐不起来了。他彻底失望了。他一恼,把什么都应承下来了。

  他说,好好好,你们说啥就是啥,是我有意引诱那女人,我是个大流氓大坏蛋,这可行了吧?你们是杀是剐,随你们的便吧!刘老乐全承认了,而且表明是他主动的,不怪那武汉癫痫病治疗很好医院女的。但纪检会向来是实事求是的。他们分析一下,认为那天夜里是那个女的主动跑到刘老乐房间里的,因此不能算是强奸。既然算不上强奸,也就是一般的思想作风问题,用不着转交司法机关处理。所以,纪检会对刘老乐批评一下,给了个严重警告,事情也就了结了。当然,对举报人也得有个交待。纪检会给李辉写了封简短的回信,说已对刘老乐进行了严肃处理,刘老乐也作了深刻检讨,这个案子也就划上了句号。

  李辉接到纪检会的来信,对赵新芳不由恨了起来。他把信往赵新芳面前一放说,你老实交待,你到底跟那个刘啥乐在一起睡了几次?赵新芳愣了愣神儿,说别胡扯了。你别栽赃好人!李辉指着那封信说,纪检会对他作了处分,他也承认了错误,你还嘴硬?我一直相信你,处处原谅你,想不到至今你还瞒着我。你压根就跟我不一心!赵新芳看看那信,方才明白是李辉恩将仇报,把人家刘老乐害了!她顿时恼恨起李辉来,她第一次挺起胸膛,照李辉脸上打了一耳光,说,你个没良心的,你竟然瞒着我,去污陷人家好人!好吧,你说我跟人家睡觉了就算是睡觉了,你看咋着吧!你不愿意跟我过,咱就离婚!李辉自然不愿败在老婆手下,他脖子一挺说,离就离,我还能怕娶不到老婆咋的?离婚证一办,赵新芳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了。自己担了坏名声,连娘家也不能回。去哪里?干脆先去找找那个刘老乐,看看他到底受了啥处分!我得向领导讲清楚,不能让人家背一辈子黑锅!赵新芳来到F市,一下火车,正巧碰见刘老乐在车站广场练气功。赵新芳不知咋的,一见他就忍不住哭了。刘老乐一见赵新芳来找他,而且哭哭啼啼的,这叫人家见了,多不好呀?他忙拉住她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说,别哭,别哭!赵新芳却哭得更痛了,她说,是我连累了你,你当初不该给我指路,不该给我买车票,更不该帮我去找我姥姥。你这个人心太好了,你咋没想到这会给自己带来啥麻烦呢?刘老乐说,我不后悔!助人为乐,也就是乐于助人。要是帮助了人,因为受点暂时委屈就不高兴,那能叫助人为乐吗?赵新芳说,那你也不能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呀?刘老乐说,我哪会这么傻?是他们分析得合情合理,我乐于助人倒是不合情理了。连我妻子都不相信我了,我还有啥可辩驳的?赵新芳问,你妻子对你啥样?刘老乐说,她要跟我离婚。赵新芳听了,哭得更痛了,她说,是我害了你,我实在对不起你呀!跟刘老乐在一块练气功的还有几个本单位的人。他们知道刘老乐犯了错误,受了纪检会的批评。这刘老乐不接受教训,大白天居然又跟一个女人勾勾搭搭的,太不像话了!于是有人便告诉了刘老乐的妻子,说,你到广场看看吧,那里正演一出好戏哩,可精彩了!刘老乐的妻子心里疑疑惑惑的,来到广场一看,刘老乐正给那年轻女子揩眼泪哩。她几步闯到他面前,冷笑一声说,呵,两个人感情怪深的,一星期没过,又跑到一起来了。原先我还有点不相信,现在你还有啥话说?刘老乐忙拉住妻子说,你别瞎说,俺没……没……刘老乐吭哧半天,连他自己也觉得不能自圆其说了。妻子却作出一种高姿态来,说既然你另有所爱,我也不拦你。走吧,咱现在就去办离婚!刘老乐想向她解释解释,妻子不听他的,说,你们两个人到我眼皮子底下约会来了,也太不像话了吧!这几年我守活寡也守到头了,从今天起,咱各奔东西,各走各的路吧!刘老乐再也说不清了,只好离婚了。离了婚,连孩子也被妻子哄骗得不理他,他只好离开这个家,于是两个无辜的人又走到一起来了。赵新芳说,咱俩明明没有办那事,人家偏要说咱办了那事。这不太冤枉了吗?刘老乐说,哪棵树上没有屈死的鬼!赵新芳说,这些天,我发现你是个真正的大好人!干脆,今后咱俩就在一起过吧!大哥,你别不好意思,这都是他们逼的呀!刘老乐说,大妹子,你别瞎说了。#p#分页标题#e#

  你这么年轻漂亮,我怎么能跟你成夫妻呢?赵新芳一下扑在刘老乐怀里,说,大哥,我爱的就是你这颗心,你年纪大我几岁有啥呀?现在我已经无路可走了,你要是真正乐于助人,就再帮助我一次吧!刘老乐自然又可怜起赵新芳来了。赵新芳无家可归,这一切不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吗?她有困难,我不能不管呀,于是便答应同她结婚。新婚之夜,刘老乐越看越感到这个赵新芳比他原来的妻子漂亮多了。妻子是个母老虎,刘老乐一见她的面,就像老鼠见了猫,大气也不敢哼。这赵新芳不但年轻漂亮,还性格温柔,会体贴人。

  我这么大年纪找个这样好的妻子,真是烧了高香了。更值得刘老乐高兴的是,他跟赵新芳在一起,忽然又恢复了男人的本领。是几个月的治疗起了作用,还是这赵新芳善解人意,消除了我的思想顾虑,没有思想障碍了?总而言之,他变成真正的男子汉了!想到这些,他对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对待,也就不在乎了。赵新芳同刘老乐结婚一个月就怀了孕。她更高兴得没法说。原先不生孩子,她总是怪自己,在别的妇女面前好像矮了半截似的。现在她才知道毛病出在李辉身上,怪不得他不跟我离婚,原来他知道自己的毛病,只是不敢对我讲。赵新芳想,要不是这场风波,他会跟我离婚吗?看来,这件坏事倒变成好事了。

  刘老乐跟赵新芳结婚虽然是秘密进行的,后来李辉还是听说了。他当时心里虽然酸溜溜的,但也不觉得有愧。他想,他俩不知啥时挂上钩的呢?幸亏这次被我发现了,要不然我这绿帽子不知要戴到何时呢!刘老乐的老婆也听说了,觉得自己提出离婚是十分正确的。那女的刚结婚就怀了孕,这更证明刘老乐欺骗了自己。叫我守了几年活寡,我应该向他索要青春损失费!只是现在提出这要求,有点儿太晚了。

  最后纪检会的同志听到了这一切,认为对刘老乐的处理是十分正确的,只是处理轻了一点儿。他们为之感慨了一番说,眼下社会风气太坏了,连刘老乐这样的老实人也经不住考验,竟然走向了腐化堕落的道路!我们要从中吸取教训,进一步加强党员干部的思想品德教育!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ofss.com  新曹操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