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曹操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屈风子 > 正文内容

藕花湾(长篇乡土爱情小说连载)

来源:新曹操传网   时间: 2020-10-20

  
  第三十章,一场考试各奔前程,一个误会造成终身(2)
  阮鹏考上了,不仅在硖川中学的里传开,也在的家属楼传开。老师们为阮子良夫妻祝贺,阮子良也觉得儿子终于为阮家争了脸面。阮子良原来低调的情绪得到了扬眉吐气。他上街买了食品,分给左邻右室。以对大家的祝贺的汇报。在暑假里,阮鹏开始放松自己和县一中的到外面玩了一次。当然是支持自己。玩耍回来,他还是没有周亚琴,他要亲自到藕花湾去周亚琴。当然他没有与周家大人说明,只是作为一般同学来看往周亚琴。周家人对阮鹏的到来,也表示欢迎。这次来周家阮鹏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接了父母的差使,来给周家送礼来了。当然这份礼与教工宿舍的邻居不一样,这份礼要厚重得多。说明阮子良还是没有忘记藕花湾的这些帮助过自己的人。包括老支书,还有其他人员。阮鹏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装满了一大包,因为藕花湾就像他的第二,几乎在这里度过了他的。
  “是鹏子吧?”项珍不知是那一个小伙子上她家里,一时不敢认。
  “项大妈,你好。好久不见了。”阮鹏觉得项大妈二三年不见,也显得老了。四十多岁的人,两边鬓发有些白了,脸上的皱纹也开始挂在脸上。
  “是好久不见了。长成大小伙了。大妈不敢认你了。”项珍也看到了阮鹏的变化,由一个当初的毛头小伙,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大人。她的内心越发这个眼前的小伙。眼前的这个男生能成为自己家的女婿。
  “大妈,我爸妈问你们好。让我带点礼品送给你们。”阮鹏说着,从自行车上卸下礼物,提给了项珍。
  “谢谢你父母,还记着我们。”项珍也客气地收下了。阮鹏一看家中只有项大妈在,其他人不见影子,警惕!你了解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吗连亚琴也不知到哪里去了。他又不好直接问大妈。项珍也不明白阮家突然给自己家送礼品,想一定有什么喜事。就顺便问道。
  “鹏子,你家有什么喜事吧?”
  “喜事到没啥。我父母为我考上大学,给左邻右室准备了几份礼品。”阮鹏很低调地说出了来周家的主要原因。
  “你考上大学了?”项珍也感到阮鹏的这个消息值得祝贺。
  “恩,暑期上来,要去省城上学了。”阮鹏想,今天没有碰到周亚琴,让她转达他的下步行踪也可以,所以,他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大妈真得为你高兴。我们家亚琴没有你运气好。毕业后,在家里整天不想出去,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只知道干活,你看她刚才出去割草去了。”项珍无意识地讲着亚琴的消息。阮鹏听了后,知道了今天又碰不到她了,而且他还有几家人家要跑。也不能耽误太多的。
  “谢谢大妈。”阮鹏对项大妈的祝贺也表示。他在周家等了一会,也没有碰到亚琴的身影。他想或许她在鹃湖那边割草,到那边去或许能碰到她。于是,他与项大妈告了别。
  “项大妈,我还有几家人家要走。我先走了。”
  “鹏子,吃过饭再走吧。”项珍客气地想留阮鹏吃饭,阮鹏想急要去寻找亚琴,就推掉了项大妈的好意。
  “项大妈,不客气了。下次我再来。”阮鹏借口着等下次。
  “难得来一趟,你既然还要跑几家,我也不留你了。下次多来。叫你父母有空也来转转。”项珍也邀请着阮鹏的父母来藕花湾。
  阮鹏与项大妈后,他没有先去其他家,而是直接去了鹃湖边上田地。他希望能在那里碰到亚琴。此时的鹃湖与往年不同。改革开放后,生产队又重新重视了个性经济的发展,湖里又重新植入了荷种。夏季正是开放的时节。现在的荷花比原来种得还要多。百顷的鹃湖除了中间的航行水道外,几乎被荷叶所覆盖。绿绿的癫娴病是吃什么钙片好荷叶,一片连着一片。湖里的水比以前格外的清澈。粉红的荷花,窜出的荷叶,有的已经完成开放。有的含着花苞,不亚于朱自清眼中的荷塘。
  阮鹏推着自行车,来到了湖边,他除了到鹃湖的美外,不见亚琴的影子,这令他很失望。这个丫头不知到那个地方割草去了。阮鹏在附近找了一下,也没有找到。他只好了寻找。然后完成父母的任务去了。回到家里,与父母交差后,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开心。他想应该提前与她打个招呼,但苦于当时没有,联系的方式,只能靠通信。
  周亚琴割了草后,看到大门间的八仙桌上放着一堆洋气的礼品。她不知道有谁来过。就问灶间做饭的项珍。
  “妈,谁来过了?”
  “鹏子。他带着父母的礼品来看我们。他考上了大学。”项珍以为不知道阮鹏的情况,就直接告诉了她。
  “鹏子,来过了?”亚琴感到意外,事前不通知自己一声,就来自己家。
  “恩,他回去了,我叫他吃好饭再走,他说还有其他几家人家走,我也没有留下他。”项珍将事情的经过
  告诉了女儿。亚琴听了母亲的介绍,也感到失望。原本可以碰面的事,又没有碰到。
  “妈,他说什么没有?”亚琴问道。
  “没有。他说暑期上来,要去省城上大学。亚琴你看人家鹏子多用心。你和都没有考上大学。我们周家只能靠亚玲了。”项珍想人家也有小孩子,为啥人家的小孩子那么争气。而自己家的两个小孩子,都没有给周家带来风光。
  “妈,人家是老师之家,而且鹏子也是的料。他家有遗传基因,我家没有。”亚琴也为自己没有考上大学而寻找着借口。这种借口听起来还是很合理的,但是,这掩设不了亚琴内心的自卑感。
  “自己没本事,还提出各种借口。你这个死丫头。”项珍虽然没有什么,但还是听出女儿话中的意思。
  “不和你说小发作会变成大发作么了。”亚琴说完,走出了灶间。她本来不是太好。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的面了。真的有点想他了。她的自卑没敢直接去阮鹏家。也不好向自己的父母和阮鹏的父母说明。她的内心很是矛盾。
  过了几天,母亲让她去阮鹏家,还些礼。当然这些礼都是的土特产。像番薯、芋艿、花生之类的不值多少钱的东西。亚琴看了母亲准备的东西,心想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送这些土产,人家嘴上不说,心里一定会想自己家吝啬的。
  “妈,我们家还他们这些东西?”
  “怎么啦,这些东西不好?”项珍反问道。
  “我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好。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送这些东西不让人家笑话。至少上街买些别的东西送送。”亚琴认为,自己拿这些东西上人家门,而且有可能是末来的婆家,很没面子。只可惜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争钱。如果自己有这个能力,一定要买一份拿得出的东西。
  “亚琴,我心里也是那样想的,可是我家没有钱呀。况且农村与人家当然不同。我们拿什么东西还给人家。只能用这些东西回赠。好了,你这样说也有道理,我们不送算了。只当作我们欠阮家情。”项珍听了女儿的话后,也觉得回送这些东西寒酸,就打算放弃了。亚琴心里也矛盾着,一面想去见阮鹏,一边想提了这些土产没面子。如果阮鹏家没有事先送这些洋气的礼物,那还好。只当作送些特产给他们,可是现在收他家的礼在前,后来又送这些,人家一定会看作周家的还礼。亚琴最后还是放弃了去阮家的念头。
  “妈,以后等我们条件好了再去吧。”亚琴最后还是反过来说服母亲放弃。
  时间过得很快,暑期又结束了。各个又重新开学。大们也络续到各校报到。阮鹏与其他大学生一样,准备着去省城。他报了杭州大学的中文系,因为他的爱好也很。就像阮子良一样,将来毕业出来可以做语文老师。对儿子的这个选择,阮子良也表示支武汉治疗癫痫病初选哪个医院持。在临行前,阮鹏给周亚琴写了封信,什么时候走,要她去火车站送自己。而这封信转到周亚琴手上时,已经过了阮鹏在信中约定的时间。这一次周亚琴又没有见到阮鹏。而阮鹏也对周亚琴产生了误会,以为周亚琴接到信后,故意没来送自己。他带着失望的心情,在车站迟迟不肯上车,好在有父母送自己,他才没有感到完全的。
  阮鹏有了心里这个疙瘩,到了学校后,没有及时给周亚琴写信汇报大学的情况。而在家里的周亚琴也在家里等着阮鹏的信和他的新的通信地址。周亚琴收到这封迟到的信后,打开一看,原来是要自己去车站送他。她一看时间,已经错过了时间,她想写信与他解释,可是不知阮鹏是上那个大学。通信地址也不知道。这样的误解,让两个原本青梅竹马的一对小,分开了二十多年。
  周亚琴的心里认为,阮鹏自从考上重点高中后,就开始在变。从以前的几封他写给自己的信中可以感觉到,阮鹏在方面没有过多的谈起,只在上提些关心自己的事。而且来信也不是很平繁,如果自己不去信,他没有主动写信给自己。原先她以为阮鹏时期没有精力谈两个人的问题。但自从他去上了大学后,没有给自己写信的行为看,这完全可以断定,阮鹏在抛弃自己。此时,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她想一辈子不能原谅这个男生。
  引起误解不仅是这件事,还有一个小插曲。在县重点中学时,阮鹏从其他同学中得知消息,说周亚琴在东山中学与赵文博。在硖川中学时,他怀疑过,他们俩的事。毕竟当时他们俩接触了近一个学期。而更引起他怀疑的是,赵文博居然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却去了与周亚琴一个学校。他想难道是他故意这样的,接初中时赵文博的学习成绩,与自己不相上下,完全不可能只去了东山中学。这样的情形越发引起他的怀疑。所以在高中这两年里,他少有提起两人的感情方面的事。
  

上一篇: 柳树湾

下一篇: 消亡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ofss.com  新曹操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