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曹操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红喜包 > 正文内容

这个馅饼大得砸死人

来源:新曹操传网   时间: 2020-10-20

  浮山半山腰上有一个名叫石寮村的小山村,村子里的人清一色都姓吴。据说,村民们都是同祖同宗的,每年的清明节,全村统一拜扫公墓。
  这个小山村一向风平浪静,一直以来,村民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过着无惊无险的平淡生活。他们淳朴温顺,邻里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积怨,邻里邻居的,谁家要是有个好歹,大家都会真心出手相帮。因为村民们的团结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所以这个小山村虽然只有区区的三十多户人家,人口也就二百来号,但是从来没有歹人鼠辈够胆进村子里干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石寮村村民们的生活,本来就应该这么平静下去的。可是由于村东头吴德伯家的大儿子吴梦麟在外面混不下去,转而回到这个小山村里来发展后,村子里就显得不那么平静了。
  说起吴梦麟这个人,可以算得上这个小山村里首屈一指的人物。他打小读书在行,成绩一直是村子里同辈人中的领头羊,也是这个小山村里第一个到省城里读省本的高材生。因此,他成了村子里人们教育孩子的榜样。三年前,他毕业后直闯深圳。据说,他曾经当过某电子厂的生产主管,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跳槽到广州开发区的一间机械公司当销售代表去了。据更可靠的消息说,他由于经常不满足于已有工作的待遇,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大的出息。所以在三年时间里,他已经接连跳了七跳槽了。
  吴梦麟这次决定打道回府,不再在外面跳来跳去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淳朴憨厚的村民们用他们那简单的思维,怎么也猜不透那吴梦麟,为什么放着那好好的三千多四千大元每月的“皇粮”不吃,要回村子里来挖红薯!
  回到村子里来的吴梦麟,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倒是成天往山外跑。在家时,他总是关门闭户的。他在鼓捣着什么东东,也在鼓捣着村子里那些个好奇的人们的神经系统。
  一天傍晚,村子里的人们田间劳作回来,各自用大盘子端着饭,上面铺些菜,照例不约而同地陆陆续续聚集到村武汉哪里有专业治癫痫病医院子东头的村屋门口的围场上,坐在石碌上,或坐在石头砖块上,或蹲在地上······他们一边扒拉着饭菜,一边大摆龙门阵。
  大家三五成群,二人凑对地聊得正酣时,吴梦麟骑着他那辆新买的红色大洋男装摩托车,风驰电掣地驶进村子里来。到了围场边上,他熄了火,支起支架,向人群走过来。
  一脸喜色的吴梦麟一边走过来,一边扯着嗓子:“六叔、二爹、三婶、五哥、七弟······你们大家明天不用做晚饭,都到我家来‘走几个’(喝几杯),我请客!”
  “你请么子客?感情是你小子要抱婆姨了?”五哥一脸的坏笑。
  “望伢子,你又要出去做‘同志’了?”三婶无限的期待。
  这条村子里老一辈的人们总把在外面做工作,每个月按时领取工资的人,统一尊称为“同志”。即是指在城市里工作,那工资票子风雨雷打不动,钞票每月按时进腰包的人,区别于田间地头劳作的,靠天吃饭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婆姨不急着抱,‘同志’也没啥子出息。”吴梦麟满脸的激动,“就是有好事,请大家务必依时光临!”吴梦麟撅着屁股,骑上摩托车走了。围场里的人们迅速聚拢在一块,纷纷议论和猜测吴梦麟请客吃饭的原因,大家再也没有心思扒拉那米饭了。
  这个宁静的小山村,那一夜可平静不了。
  不说那些拱在同一个被窝里的公公姆姆们,如何可着劲儿地争论吴梦麟请客吃饭的那码子事儿,单表吴梦麟那一家子就够热闹的了。
  当吴德伯公婆送走几个来屋里探听虚实的邻居之后,已经是夜半十二时多了。这可是这个村子里,除了送吴梦麟上省城读大学的前夜之后,再也没有过的热闹事。往常晚上八点一过,疲劳了一天的村民们,就早早上床休息去了,极少有超过九点的。然而那一夜,不仅有人到吴梦麟屋子里闲聊到十二点多,村子里十有八九的屋子深夜都亮着灯。
  吴德伯公婆这回因为乖儿子吴梦麟的原因,治癫痫病埋线可以治好吗又风光了一回,那醉酒般的劲头儿自不必说了。
  其实村子里的人们除了吴梦麟本人,其他人等,包括吴梦麟的爹娘和亲妹子在内,都对吴梦麟明天晚上请客吃饭一事一头雾水,犹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吴梦麟呢,他也确实扛得住,任凭吴德伯公婆一干人等,如何旁敲侧击,如何当面锣背后鼓的逼问,他也是不肯透露一点儿口风。
  每当紧要关头,吴梦麟总是笑逐颜开地说:“明天晚上吃饭时,自有分晓。”
  第二天一早,吴梦麟就骑着他的新大阳摩托车,在后座上驮着他的亲妹子,“突突突”地往镇上去了。
  时近中午的时候,村子东头的公路上,在吴梦麟摩托车的屁股后面,紧紧地跟着一辆“小四轮”。车到吴梦麟的家门口,吴梦麟和他妹子打开“小四轮”的车厢屁股门,竟然是一车的鸡鸭鱼肉和新鲜时蔬等。吴梦麟叫旁边的人过去,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东西弄下车来,分门别类地码放在吴梦麟的家门口。
  “呀,呀!”二爹羡慕得不得了,“这个梦麟伢子,看来真是发达了!”
  午饭过后,吴梦麟的娘请了好几个人来帮手侍弄晚饭,大厨当然不让地由六叔和二婶担当。村子里很多人干脆不下田弄地了,就待在村头巷尾,等着到吴梦麟的家去“打暗伙”,渴盼着吴梦麟赶快开鼓儿。石寮村子里的人们,把全村不论大人小孩聚在一起吃饭,叫做“打暗伙”。
  一时间,村子里人声鼎沸,鸡鸣狗叫猫唱歌。那个热闹劲儿,不亚于中央台的春晚。
  晚饭时分,除了外出的,村子的留守人员,不分男女老少,都团团围坐在吴梦麟屋门口的十几张餐桌周围,准备大干一番。当然,大家最为期待的是吴梦麟把请客吃饭的谜底揭开。
  不大一会儿,每张桌子上的菜都上齐了。满桌子的鸡鸭鱼肉,以及时鲜蔬菜,色香味俱全,诱人馋虫乱舞。桌子中央,还竖立着几瓶靓酒和天地壹号等饮料。
  “啧啧!”人们无不惊叹,“怕要千来为什么会得抽疯这个病块钱一桌呢!”
  “对头呀!”六叔亮开了大嗓门,“以我的经验,今晚这一顿,梦麟伢子要花掉不下二万块钱哩!”
  “发达��!”一向十二磅重锤敲不出一个响屁的二爹,今晚喋喋不休地念叨,“梦麟伢子发达��!”
  人们正众口纷纭间,吴梦麟大咳三声,全场霎那间安静下来了。那静,就像小学生上课时的教室一般。
  “各位乡邻们,”吴梦麟犹如县委副书记那次来这个小山村里扶贫时作报告一般,“今天,我请大家在一起坐一坐,吃一顿家常便饭,走几口小酒,拉呱拉呱儿家常。有二个原因,第一,我借此机会,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呵护;第二,是我发了一笔小财,是意外之财,想和大家分享快乐,没有其他意思!”
  “梦麟哥,”七弟迫不及待地问,“你发了什么财?”
  “呵呵,七弟真是快人快语!”吴梦麟陡然提高了嗓门,“你问到点子上了!回来这么些日子,我都是在研究六合彩。上期,我花了四千元钱,买中了一个特码,整整赢了十六万元!胜过在外面拼死拼活地干几年了!”
  “哗!”
  “哗哗!”
  “哗哗哗!”
  “乖乖不得了!”
  人们像炸开了锅,再也顾不上好酒好菜了。大家七嘴八舌地互相询问问,六合彩特码是啥子玩意?这么容易生钱,一次就有十多万元,那还了得!
  有个别消息灵通的人说,听说六合彩是香港那边的赌博,正装的港货。山外镇子上,有不少人玩那玩意儿。
  不管怎么样,吴梦麟这一次的“打暗火”活动,让这个小山村的村民们像吃饱了炸药,吞足了雷管,家家户户简直炸开了锅!不,不是炸开了锅,而是炸开了脑颅!是炸活了人们潜藏着的贪欲!是炸醒了人们那根曾经酣睡着的不劳而厚获的神经线!
  从那以后,以前从来没有人参与赌博的石寮村,十有八九的成年人,都在吴梦麟的指导下,投身到六合彩的非宜昌治癫痫病什么医院好法赌博中去了。
  吴梦麟一边帮山外的庄家开票子,赚取乡亲们的赌资提成钱,一边也紧着加大投注力度,自己疯狂地买码。他想以赌养赌,不劳而获,发横财,光宗耀祖。
  刚开始时,大家有输有赢,一般都会去向吴梦麟取经。还别说,有那么几期,吴梦麟也能帮着蒙对一些。于是,村子里的人们都尊称成天拿着《码头报》研究的吴梦麟为“赌神”。
  可是,好景不长。
  没过多久,吴梦麟这个“赌神”再也没有了仙风鹤骨的光环,因为他赌六合彩,举债几十万!所有以前认识的朋友,以及亲戚,都被他逐个逐个地借了个透。后来,他疏通了镇子上的高利贷路子,去放了不少高利贷。那利息高得吓人的高利贷,每一万元本金,每个月利息要一千元至二千五百元不等!吴梦麟这里的赌注越下越大,却输多赢少;那边,利息不能按时交,利滚利,息叠息,越滚越惊人!于是,高利贷的人警告他,不管他去偷去抢,也要及早清数。否则,将叫马子持刀提枪来向吴梦麟索命!然而更令他胆战心惊的是,村子里的人们由于他的鼓动,绝大多数家庭都参与了六合彩赌博。一方面,疏懒了田间劳作,不少田地荒废,没有什么收入;另一方面,不少人家已经赌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了。吴梦麟知道,自己再也没有脸面在村子里立足了。
  这个原本平静的小山村,经此一赌,十有八九人家闹得家庭不和,邻里反目,鸡不飞,狗不跳,猫不叫了。因为鸡妹狗哥猫弟们,绝大多数已经被主人拿到镇子上换钱赌六合彩,输了个精光了。
  不久,吴梦麟这个“赌神”,再也扛不住高利贷放贷人的逼债和邻里乡亲们的声讨,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偷偷地玩失踪了。
  村子里有好几个人,也像吴梦麟一样,悄无声息地人间蒸发了。
  石寮村这个一向宁静的小山村,就这样在赌博中消沉了下去。村民不再淳朴厚道,村子也不复往日的宁静迷人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ofss.com  新曹操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